做最好心水资料网站
网址:http://www.fanwards.com
网站:鼎博

从初期到进展期帕金森病运动症状应该怎么治?

  临床应用时,通常只有患者需要更有效的治疗时才开始加入左旋多巴,但目前尚无研究评估延迟启动左旋多巴是否比多巴胺激动剂+低剂量左旋多巴的早期组合更好。此外,使用多巴胺激动剂作为初始治疗是否对于未来运动并发症的发展提供了长期益处,以及这种益处是否在加入左旋多巴后仍然存在,这一点也不明确。 多巴胺能治疗可以缓解运动症状一段时间,但即使在疾病的早期阶段,患者也可能出现运动症状波动。因此,大多数治疗策略的目的是以尽可能延缓症状波动的发生。本文为大家介绍了帕金森病运动症状治疗的策略。 早期的主要治疗目的是改善患者的运动症状,并且预防接下来可能发生的运动并发症。目前尚无针对帕金森病的神经保护疗法,这是一大遗憾。有一些研究认为,一些单胺氧化酶B(MAO-B)抑制剂和多巴胺受体激动剂可能具有疾病修饰作用,不过尚无一种药物被正式用作疾病修饰药物来使用。 左旋多巴在近50年来一直应用广泛,目前仍然是帕金森病运动症状治疗中的基石,此后也不乏一些新的帕金森病治疗药物诞生,然而,究竟怎样使用才能给患者带来最大获益,目前仍未达成共识。 初始治疗可选的药物包括左旋多巴、MAO-B抑制剂、多巴胺受体激动剂、金刚烷胺和儿茶酚-O-甲基转移酶(COMT)抑制剂,需要根据患者的症状特点、起病时间、认知功能及生活和职业等进行选择,并且从小剂量开始,逐渐增加剂量,以避免产生药物的急性副作用。 随着时间的推移,不管患者使用的是多巴胺激动剂还是左旋多巴,如果初步症状治疗效果不佳,建议增加剂量。如果一种多巴胺能药物仍未达到令人满意的效果,则建议联合应用左旋多巴和多巴胺激动剂,早期应用联合疗法可能是有益的。 毫无疑问,左旋多巴是最有效的口服药物之一,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当每日剂量为600 mg及以上时,大多数使用左旋多巴患者会发生运动症状波动。相比之下,症状波动在单独使用多巴胺受体激动剂时较少见,与单独使用左旋多巴相比,运动症状波动的发生似乎得到了延迟。 【2019.1.7求助帖】颈椎后路术后病人出现胡言乱语等情况,是什么原因。 MAO-B抑制剂可以阻止多巴胺的分解,并且COMT抑制剂可以减少左旋多巴的代谢,延长其血浆半衰期。这两种类型的药物都可以延长左旋多巴的作用,可以用于防止剂末现象和其他运动症状波动。如果患者在运动并发症发展时已经使用了MAO-B抑制剂,则建议添加COMT抑制剂。 对于运动症状而言,多巴胺能药物(左旋多巴和多巴胺受体激动剂)是最有效的对症治疗药物,当患者出现症状时应该立即开始治疗。 另外多巴胺受体激动剂的应用受到了某些副作用的限制,一些多巴胺激动剂的幻觉、嗜睡和腿部水肿比左旋多巴要更常见。人们还可能会担心冲动控制障碍(ICD)的相关问题,有研究发现,服用多巴胺受体激动剂的患者中有17.9%发生ICD,而使用其他药物的患者仅有6.9%发生ICD。尽管一些患者和护理人员对此不是很在意,但医生在决定开始多巴胺能治疗时,必须考虑到这一点。 以往人们认为,帕金森病治疗的启动时机应该根据个体症状的严重程度等因素来决定。但现在越来越多的证据证实,疾病早期阶段的病程进展较后期进展更快,而早期开始治疗可以带来持续的症状改善作用,因此早期启动治疗至关重要。 剂峰异动症是一种令人烦恼的并发症,这种症状可以随着剂量减少而改善,但有症状控制不佳和增加“关”期时间的风险。对此,金刚烷胺可能是一种选择,其抗异动症作用是有据可查的,一些国家推荐这种药物来防止运动症状波动和异动症。 经过长期的多巴胺能治疗,尤其是左旋多巴治疗后,许多患者会出现运动并发症,鼎博:大黄蜂不搞狂轰滥炸萌宠与少女成长,如剂末现象和异动症。运动波动可能有不同的病理生理学原因,不过减少脉冲式的多巴胺能刺激可能是有益的,因此可以考虑单次剂量更小、更频繁地使用左旋多巴。 (本网站所有内容,凡注明来源为“医脉通”,版权均归医脉通所有,未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医脉通”。本网注明来源为其他媒体的内容为转载,转载仅作观点分享,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版权,请及时联系我们。) 例如,对于65岁以上并且合并有认知障碍的高龄患者,此后幻觉、妄想等精神症状风险较高时,可以首选左旋多巴,控制不佳时增量,或追加多巴胺受体激动剂、MAO-B抑制剂进行治疗;对于60岁以下发病,运动并发症风险较高的患者,可以从多巴胺受体激动剂或MAO-B抑制剂开始,控制不佳时增加多巴胺受体激动剂或追加左旋多巴。 [5] 中华医学会神经病学分会帕金森病及运动障碍学组. 中国帕金森病治疗指南(第三版)[J]. 中华神经科杂志, 2014(4):428-433. 多巴胺受体激动剂应谨慎使用,但能够推迟运动并发症这一点是很重要的,因此该类药物在各国指南中也得到了推荐。不过,由于左旋多巴是对症治疗中最有效的选择,因此早期使用多巴胺激动剂与低剂量左旋多巴(至多 300~400 mg/d)将被证明是更好的策略。 一方面,医生应当根据患者的实际情况做出用药选择,另一方面,药物对于帕金森病患者而言也只是治疗的一部分。通过多学科团队的支持,与患者、家属和其他医疗护理提供者合作,相信可以为患者带来更多获益。 在一些国家的指南中,金刚烷胺和沙芬酰胺的优先级较低,但对于尽管已经使用了优化的多巴胺能治疗,但仍然出现了运动并发症的患者,这两种药物可以作为可能的附加治疗。我国的指南将金刚烷胺用于异动症作为C级证据的推荐。 沙芬酰胺是一种MAO-B抑制剂,也具有其他的药理作用,最近有学者将其引入作为治疗中晚期帕金森病患者症状波动的一种新方法。沙芬酰胺的作用机制和其他MAO-B抑制剂类似。虽然有人提出沙芬酰胺具有抗异动症的作用,不过目前还没有得到明确证实。